首页 / 解读 / 详情

黄奇帆:网贷公司杠杆率应控制在10倍左右 指纹、刷脸等认证技术必须“特许经营”

江聃 · 2019-06-26 20:36 来源:证券时报网

在P2P(互联网点对点借贷平台)频频爆雷的当下,互联网贷款公司的名声变得岌岌可危。

6月26日由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主办的“2019‘小企业 大梦想’高峰论坛暨金融服务中小微企业大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黄奇帆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身份出席活动,并担任了主旨演讲的首位嘉宾。他演讲题目是“互联网金融发展的经验与原则”。

这并不是黄奇帆首次谈论互联网金融话题。在今天的活动上,黄奇帆提到,要支持合理的互联网贷款公司发展,而在实现路径上,他的演讲中体现了对互联网金融监管必须到位的一贯思路。

先来迅速了解一下主要观点:

合理的互联网贷款公司是金融科技、科技金融发展的重要内容,是帮助金融脱虚就实、为实体经济服务、为中小企业服务的重要途径,是普惠金融得以实现的技术基础。

网络贷款公司应该有较大自有资本金,贷款资金的主要来源是银行贷款、银行间市场发的中票和证交所发行的ABS债券。

网贷公司的资本金和贷款余额总量的杠杆比,任何时候都应控制在1:10左右,决不能超过1:20甚至1:30。

互联网金融的大格局在于网络数字平台与产业链金融相结合。

一个有作为的网络数据公司,若想搞金融业,应当发挥自己的长处,深耕各类产业的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形成各行业的“五全信息”,提供给相应的金融战略伙伴。

实现互联网金融大格局要坚守现代金融形成的宗旨、原则和理念。

必须建立商业机构和互联网数字金融平台数据分级管理制度,确保数据信息从低级到高级单向流动。

互联网金融在发展过程中,要有明确的各方多赢的效益原则。

网上安全认证技术,比如生物、二维码、虹膜、指纹、刷脸、声音等辨别认证技术必须“特许经营”,凡此类技术公司设立必须“先证后照”,必须有较高的进入门槛。

不能因为P2P的教训而不发展网贷公司▲▲▲

从2013年、2014年到现在这些年时间里,我国P2P公司注册上万家。现在,绝大部分瘫痪,形成近万亿元坏账,大量网民倾家荡产。

黄奇帆表示,中国金融业最近这些年一直在着力解决三个问题:金融如何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避免脱实向虚的问题?金融如何解决好中小企业、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金融如何防范各种类型的风险,特别是不要出系统性大面积的风险的问题?

不能因为P2P出现问题就不发展互联网贷款公司。恰恰相反,互联网贷款公司辐射能力强,征信成本低。合理的互联网贷款公司是金融科技、科技金融的发展的重要内容,是帮助金融脱虚就实、为实体经济服务、为中小企业服务的重要途径,是普惠金融得以实现的技术基础。

其实,在黄奇帆时任重庆市长时,就曾对P2P和规范的互联网贷款公司区别对待。

据黄奇帆介绍,像马云的阿里小贷,资金链不是乱集资的,投向是在网上的产业链、网上的企业,所以是合理的。所以当时在重庆,阿里、京东、腾讯的小贷业务都做的风生水起。

互联网贷款公司应遵循五个运行原则▲▲▲

黄奇帆指出,互联网贷款公司规范运行的关键在于实施五大基本原则,而这也是规范这类公司应具备的特点:

一是资本信用原则,有较大的自有资本金。

二是信用规范原则。贷款资金的主要来源是银行贷款、银行间市场发的中票和证交所发行的ABS债券。

三是信用杠杆原则。网贷公司的资本金和贷款余额总量的杠杆比,任何时候都应控制在1:10左右,决不能超过1:20甚至1:30。

“在常规的ABS、ABN发债机制中,并没有约定一笔贷款资产的发债循环的次数,基于网贷业务的快速周转能力,一笔底层资产一年就可能循环5次、10次,几年下来,杠杆比有可能达到30次、40次,形成巨大的泡沫风险。”

四是放贷征信原则。有互联网产业的产业链信用、全场景信用,不能无约束、无场景的放贷,甚至到校园里搞校园贷、为买房者搞首付贷。一旦坏账,搞暴力催收、采用堵校门和朋友圈乱发信息等恶劣手段,造成社会不稳定。

五是大数据处理原则。平台拥有强大的技术基础,能形成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的处理技术,这样就可以把控风险,形成较低的不良贷款率,并由此有条件为客户提供相对低的贷款利率,形成网络贷款良好的普惠金融能力。

“只要把这五点做好,公司业务将迅速覆盖全国。”黄奇帆说。

互金大格局在于网络平台与产业链金融结合▲▲▲

4G改变生活,5G改变社会。

黄奇帆认为,在5G时代会进一步形成万物万联体系,其终端连接数比现在人类的手机、平板、笔记本电脑的连接数将是现在的上百倍、上千倍。人类的互联网产业也因此将从to C型的消费类互联网发展为to B型的产业类互联网。

黄奇帆表示,颠覆已经成为互联网见怪不怪的经济现象。但互联网金融的大格局、大空间在于互联网平台自身并不搞金融贷款,而是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的数据存储能力、计算能力、通讯能力为基础,与产业链金融相结合,形成基于数据平台的产业链金融,形成数据平台、金融企业、产业链上下游各方资源优化配置,运行成本下降、运行效率提升的良好格局。

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以及包括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物联网等移动通讯在内的网络平台——五大现代信息科技构成的“大智移云”基础平台。这个平台实际具备“五全特征”:全空域、全流程、全场景、全解析和全价值。

“全空域”是指:打破区域和空间障碍,从天到地,从地上到水下、从国内到国际可以泛在的连成一体;

“全流程”是指:关系到人类所有生产、生活流程中每一个点,每天24小时不停地信息积累;

“全场景”是指:跨越行业界别,把人类所有生活、工作中的行为场景全部打通;

“全解析”是指:通过收集和分析人类所有行为信息,产生异于传统的全新认知、全新行为和全新价值;

“全价值”是指:打破单个价值体系的封闭性,穿透所有价值体系,并整合与创建出前所未有的、巨大的价值链。

“大智移云”基础平台与金融结合,就形成金融科技或科技金融。在与金融相结合的时候,无论是金融业务展开的价值链也好、产业链也好,把这五全信息掌握在手里再开展金融的服务,这样的金融安全度将比没有五全信息的人工配置的金融服务系统安全信息要高,坏帐率要低,各方面的系统性风险的平衡更好。

网络平台与产业链金融结合要解决好五个问题▲▲▲

在黄奇帆看来,在路径上,要形成互联网金融的大格局要尊重并依据五个基本要求。

一是互联网金融、数字金融要坚守现代金融形成的宗旨、原则和理念。互联网运行有巨大的辐射性和无限的穿透性。互联网金融系统绝不能违背金融的基本特征,必须持牌经营,必须有监管单位的日常监管,必须有运营模式要求和风险处置方式,不能“无照驾驶”,不能百分之三十、五十的高息揽储、乱集资,不能无约束、无场景的放款融资、不能对借款人和单位钱用到哪里都不清楚,不能搞暴力催收等等。

“P2P的各位经理们都有一点金融知识,但现在比谁都倒霉,就因为违反了这个基本原理。”

二是最合理、最有前途的模式是互联网或物联网形成的数字平台与各类金融机构的有机结合。黄奇帆分析称,在消费互联网(to C)时代,基于人类消费的同一性、同构性,几乎可以一刀切的模式对全社会的电子商务开展活动,在产业互联网(to B)的时代,基于产业的复杂性、异构性,一个工业产业链与物流供应链的“大智移云”平台是完全不同构的;而一个医疗药品供应链与消费品供应链的“大智移云”平台结构也完全不相同。

“一个有作为的网络数据公司,若想搞金融业,不是利用资本条件直接搞金融,而是应当发挥自己的长处,深耕各类产业的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形成各行业的‘五全信息’,提供给相应的金融战略伙伴。”

三是必须建立数据分级管理制度,确保数据信息从低级到高级单向流动,绝不允许反向流动和交叉流动。黄奇帆呼吁,要尽快建立有效的“国民综合数据总库”,并以此为公共服务平台,针对特定对象,比如金融和征信企业,提供有序、有偿、有限、有效的数据服务。这可以帮助互联网金融公司大幅降低企业或个人的征信成本,也可以帮助中小微企业增强融资能力,降低融资成本。这是数据化时代政府管理适应发展的必然要求。政府的社会管理职能必须适应数据时代要求,构建确保数据有序而安全流动的制度体系。

四是互联网金融发展要有明确的各方多赢的效益原则。黄奇帆认为,合理的网络数字平台,通过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的应用,实现了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的资源优化配置,产生了优化红利,并且由于全产业链、全流程、全场景的信息传递功能,降低了金融风险和运行成本。应该将这些看得见、摸得着的红利,合理地返还于产业链、供应链的上游、下游、金融方和数据平台经营方,从而产生万宗归流的洼地效益和商家趋利集聚效益。

五是网上安全认证技术必须“特许经营”。黄奇帆呼吁,网上安全认证技术,比如生物、二维码、虹膜、指纹、刷脸、声音等辨别认证技术必须“特许经营”,凡此类技术公司设立必须“先证后照”,必须有较高的进入门槛。同时各类互联网认证识别技术,只能允许线下使用,而经过长时间的技术积累和试错之后,才能在国家技术管理部门授权之下,上线试点,逐步成熟,逐步推开。

黄奇帆表示,只要对网络贷款规范发展作出五个前提性原则,认真研究网络数据具有的颠覆传统的五全特征基因,遵循互联网金融发展的路径选择的五个要求,互联网金融就能进入健康、稳健的发展轨道。

评论(0)